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案例

何某信用卡诈骗案

 

一、基本案情

2016年2月,何某因犯信用卡诈骗罪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缓刑1年3个月。

在缓刑考验期内公安机又发现,2012年至2014年,何某还向另外两家银行申领信用卡各一张。期间,其多次持卡透支消费及取现,经银行多次催收,超过三个月仍不归还。截止案发,何某共拖欠本金93,013.678元。一审法院经审理,于2016年6月对何某因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撤销前判决的缓刑部分,决定执行3年6个月。

二、律师意见

本案一审后,被告人亲属委托本所介入二审程序。本所叶薛燮律师在深入分析案情并做充分的法律研究后提出何某罪轻的如下辩护意见:

1、积极减少社会危害性

经济性损失大部分是可逆的。对于经济类犯罪,被告人及家属如能积极退赔并及时挽回损失,将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行为的社会危害性产生的后果。鉴于此,律师多次和被告人及家属沟通,充分说明了退赔工作的重要意义。

由于何某的家庭经济状况并不宽裕,在一审判决前家属并未筹满款项。即便如此,在二审开庭前,家属经过最大努力凑齐了所有退赔款。律师也在第一时间与各方间积极沟通并和法官交换意见,及时促成了退赔工作。检察机关也在此基础上,建议二审法院根据何某的退赔情况依法裁判

2、何某具有坦白情节

律师经研究案件材料注意到,在第一家受害银行报案后、其他银行未报案前,何某就向公安机关交代了涉及其他银行的相关事实。故其具有坦白情节,可以依法从轻处罚

3、刑法谦抑原则

辩护人注意到,何某在银行多次催收后至立案前存在一定程度的小额还款行为。对于此部分事实,辩护人提请法庭区别民事意义上的履行能力恶化和刑事意义上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根据刑法的谦抑原则,对于本案中存在的涉及小额还款行为的事实部分,辩护人认为更宜认定为民事纠纷。此处认定何某具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故意是值得商榷的。

三、法院裁判

经审理,法庭虽未采纳辩护人提出的部分辩护意见,但是法庭肯定了退赔工作产生的积极作用。法庭认为,何某家属在二审期间积极代为退赃赔款,可以对其依法从轻处罚。此外,法庭采纳了辩护人提出的何某具有坦白情节的辩护意见。

最终,二审法院撒销了原审判决,以信用卡诈骗罪判处何某有期徒刑2年6个月;与前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的有期徒刑1年3个月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此外,法院还对何某适用缓刑3年。

四、评析

随着交易手段的日新月异,信用卡诈骗罪的“出罪”和“罪轻”问题在理论和实务界都受到了广泛关注。经济行为和交易方式的复杂性造成了民刑范畴的区分难度。如何在民事和刑事范畴间区分罪与非罪、如何在量刑当中把握轻罪与重罪,是律师在办理经济类犯罪案件中应当抓住的辩护重点。

根据一般司法实践,何某在缓刑考验期内被发现漏罪,法庭在撤销缓刑、两罪并罚后再次被判处缓刑的希望是十分渺茫的。但在本案中,律师充分把握住了辩护重点及案件本质,使得二审改判,且并罚后仍适用缓刑,这在司法实践中是十分少有的。

此外,由于被告人户籍地涉及搬迁改造,缓刑的适用遇到了地城间的衔接障碍。对此,律师积极为何某联系执行缓刑的当地司法机关,为何某缓刑的顺利执行创造了有利条件。

上一篇:迟某故意伤害案
下一篇:郑某名誉权纠纷案

COPYRIGHT ? 2009-2020 YING DAO LAW FIRM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5050109号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