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案例

郎某某等与3M中国有限公司

竞业限制纠纷案

   【案情简介
  2004年5月8日,郎某某与3M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3M公司)签订聘用合同一份。同日,双方又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主要内容为郎某某在双方雇佣关系存续期间及雇佣关系终止之日起三年内不以直接或间接方式投资经营或参与经营、加入与公司研究、开发、生产、推广,销售同类商品或经营同类业务、具有现实或潜在存在商业竞争机会的企业,否则,郎某某因上述行为而获得的一切利益将归公司所有。作为对郎某某上述竞争性行为限制的对价,公司同意按照双方达成的约定支付补偿金;如公司因郎某某违反该协议而遭受任何损失,郎某某应予以赔偿。该协议构成双方间的聘用合同的附件。
  2009年6月8日,郎某某以个人原因为由申请辞职,并于当天离开3M公司。此前的2007年6月7日,郎某某之妻吕某某作为股东,与3M公司其他员工及员工亲属共同投资成立了上海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梭普公司)。该公司注册登记的经营范围与3M公司部分经营范围类似。
  另有成立于2001年的离岸公司,中文名为梭普工业有限公司,董事为郎某某等4人,均为3M公司员工。该公司于2009年5月至6月期间收购与3M公司经营范围有涉之黄山宝华塑粉彩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华公司)。同年8月13日,宝华公司重新组建新的董事会,郎某某等为董事。
  2009年9月8日,3M公司发函给郎某某,要求其遵守双方保密协议之约定;根据规定将竞业限制期限缩短为两年,并按郎某某此前正常年工资的50%,按季度支付年补偿金;向3M公司提供付款账户及郎某某未违反也不会违反上述竞业限制条款的承诺书。郎某某收函后未予回复。
  后3M公司对郎某某、梭普公司提起劳动仲裁,并不服裁决起诉。
  原告3M公司诉称:郎某某在任职及离职竞业限制期间,严重违反双方协议中有关保密与竞业限制的约定条款,以各种名义设立和经营多家与3M公司有竞争关系的公司,造成公司在同一领域产品的销售额和利润降低,蒙受了巨大经济损失,故请求判令:1.郎某某不得向包括梭普公司在内的与公司有业务竞争关系的公司投资并提供劳务服务;2.郎某某和梭普公司共同连带赔偿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而需承担的赔偿金332,287.71元;3.梭普公司禁止雇佣郎某某或者接受郎某某的劳务服务。
  被告郎某某辩称:尽管其与3M公司形式上约定有竞业限制,但该约定系针对离职后。2007年和2008年期间其尚未离职,故不适用。且在其离职后,3M公司未支付补偿。3M公司不能单方面要求其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况且3M公司也没有证据证明其违反了竞业限制约定。另外,梭普公司所从事的业务与3M公司经营的产品不存在相同和竞争的关系,故3M公司的请求没有依据。
  被告梭普公司辩称:郎某某与本公司没有劳动关系,本公司和郎某某承担连带责任缺乏依据。本公司与3M公司无竞争关系,3M公司即使有损失,在法律上与本公司也没有因果关系。对于本公司的人事制度,3M公司无权干涉。故梭普公司不同意3M公司的诉讼请求。

   律师观点

郎某某、梭普公司委托律师代为本案诉讼事宜。律师了解案情后认为:

一、尽管郎某某与3M公司形式上有竞业限制约定,但该约定涵义不明,且未能完全履行,3M公司也未完全履行支付补偿金的义务,故3M公司不能单方面要求郎某某履行竞业限制义务;

二、3M公司没有证据证明郎某某违反了竞业限制的约定;

三、梭普公司所从事的业务与3M公司经营的产品不存在相同和竞争的关系,故3M公司的请求没有依据;
  四、郎某某与梭普公司没有劳动关系,3M公司要求梭普公司和郎某某承担连带责任缺乏依据;

五、本公司与3M公司业务上无竞争关系。3M公司即使有损失,也不能证明该结果与梭普公司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综合上述,郎某某、梭普公司均不同意3M公司的诉讼请求。

   法院裁判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3M公司与郎某某签订的劳动合同及保密协议合法有效,双方均应自觉履行。郎某某在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其妻吕某某作为梭普公司的股东经营与3M公司同类的化工产品,这些情况郎某某未告知3M公司,使3M公司有理由相信郎某某间接参与了梭普公司的经营,违反了在3M公司工作期间的忠诚义务以及不得从事有损3M公司利益的业务约定。
  郎某某作为董事的梭普工业有限公司于2009年5月受让了宝华公司的股份,而该公司也是经营化学类产品的企业。此时,郎某某仍在3M公司工作。同理,3M公司更有理由相信郎某某从事了与3M公司相同或类似的业务,从而损害3M公司的合法权益。因此,郎某某应承担违约责任。
  郎某某离职后,应履行竞业限制的义务,同时享有3M公司支付补偿金的权利。虽然事实上双方未对补偿金进行约定,但3M公司在郎某某离职后发函给郎某某表示将竞业限制期限改为两年,并承诺以郎某某正常工资的50%支付补偿金,而郎某某却未给3M公司回复。可见,3M公司并非故意不支付补偿金,郎某某仍有权予以接受。
  从已查明的事实看,显然,郎某某的行为已违反了保密协议的约定,未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未履行竞业限制的义务。如果对郎某某的行为不加以制止,将不利于企业正常的发展,不利于经济健康有序的增长,所以郎某某应立即停止违约行为。3M公司要求郎某某不得间接向梭普公司提供劳务,实质是申请法院采取防患于未然的措施。在一个资源有限(相对于人们的欲求)的世界中,法律不能采取措施来防患于未然,显然不符合法律所追求的终极价值之一效率的目的。在损害赔偿不能适用或满足被害人的情况下,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之情况颁发禁止令,禁止加害方或违约方从事某一行为。我国在知识产权保护、认定欺诈成立对信用证开证行支付货款限制、宣告缓刑犯罪分子活动限制等方面,已经运用了这一救济手段。3M公司的该项请求系继续履行双方竞业限制义务的具体化,是双方约定及法律所规定郎某某不能作为的从形式至内容的要求,故予以支持。
  关于3M公司要求梭普公司对郎某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争议,因梭普公司形式上是郎某某之妻与他人合股而设立,看似非郎某某参与的公司,但郎某某就是利用这种方式规避法律刚性规则,实质内容让一般人都能意识到其中奥妙,对外梭普公司与郎某某分离,达到公司与郎某某实则同一的目的。为此,郎某某与梭普公司的这种行为是恶意的。梭普公司应当对郎某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3M公司要求梭普公司禁止雇佣郎某某或者不接受郎某某的劳务,实际上也是要求郎某某不得间接地从事梭普公司的业务。由于本案中郎某某在职时不遵循诚实信用原则,离职后违反竞业限制义务是隐性的,属于郎某某要继续履行保密协议的范围,故不另在判决主文中表述。
  关于郎某某赔偿的金额问题。3M公司主张以梭普公司2007年至2009年的利润总额,参考郎某某之妻在梭普公司所占股份比例,计算赔偿损失。从法律规定层面上分析,梭普公司是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设立的,该企业只要合法经营,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由于本案确认郎某某违约及梭普公司侵权是综合各种因素考虑,3M公司在客观上遭受到的侵害及直接损失难以考量,因此3M公司以梭普公司三年来的利润总额按比例要求赔偿,尚缺乏事实依据,难以采纳。原审法院将结合实际,对郎某某作出惩罚性赔偿处置,以维护企业正常经营发展,抑制任何有违诚实信用、规避法律之行为,具体金额将依法酌情判处。
  综上,判决:一、郎某某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二、禁止郎某某于2011年6月7日前间接或直接参与梭普公司的经营及提供劳务;三、郎某某赔偿3M公司30万元;四、梭普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宣判后,被告郎某某与梭普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均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保密协议及其中竞业限制条款均属有效,郎某某应当遵守。根据双方保密协议约定,受限制的竞业形式不单单指向受雇,亦包括投资与经营。虽无证据表明郎某某直接与梭普公司建立劳动关系,但在婚姻关系存续期内,夫妻一方基于共同利益的对外行为难以认定为一方的个人行为。本案中,在无其他相反证据的情况下,郎某某之妻对梭普公司的投资行为可以认定为郎某某间接投资了受限制的企业,并且郎某某就其妻对梭普公司的投资收益在法律上亦有平等的处理权。另外,郎某某之于梭普工业有限公司及宝华公司的相关行为亦可以认定为其违反了双方保密协议的约定。就郎某某违约责任之具体核定,结合郎某某违约行为的各方情节,认定原审酌定数额并无不当,可予维持。
  关于梭普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梭普公司认为原审认定依据不足。因法定连带责任有着较为严格的限制条件,就其认定不宜超越相关法律规定。本案中,无证据显示梭普公司曾于郎某某仍在3M公司任职期间与其建立劳动关系,故劳动合同法第九十一条的相关规定在本案中并不适用。另外依连带责任内容之不同,可将连带责任划分为违约连带责任与侵权连带责任。本案中,系以郎某某存在违约行为而判令其承担违约责任,基于合同相对性及法人独立性,梭普公司既非保密协议的合同相对方,亦非违约行为的实施主体,故判令梭普公司就郎某某的违约行为而承担违约连带责任依据不足。
  最后,因郎某某竞业限制义务之履行期限已在本案审理期间届满,故原审判决主文第一项在明确截止期限即2011年6月7日的情况下可予维持。原审判决主文第二项实际已涵盖在第一项中,并无单独列明之必要,故依法予以撤销。
  综上,判决:维持一审判决第一项、第三项;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第四项。

业内评价

竞业限制是用人单位通过和谈的方式对劳动者离职后择业范围适当、合理的限制,其目的是防止劳动者将其在职期间所掌握的的用人单位的技术秘密和经营信息泄露个他方。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劳动者通过其妻子投资经营与原工作单位经营范围类似的公司是否属于劳动争议中竞业限制的范畴,以及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的义务后其妻子公司与劳动者是否承担连带责任等。法官结合案件事实情况,通过探究当事人隐藏在合法形式背后的是指目的,对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的行为进行合理推断,并分清责任的承担,依法保护了企业的合法权益,为今后处理此类新类型案件提供了有益的参考借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竞业限制的人员限于用人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竞业限制的范围、地域、期限由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的约定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前款规定的人员到与本单位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有竞争关系的其他用人单位,或者自己开业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竞业限制只期限,不得超过二年。”本案的特殊性在于,劳动者本人并非直接与受到竞业限制的新单位建立劳动关系,而是通过其妻子投资经营与原单位经营范围相似的公司,规避自身的竞业限制义务。对于该种行为是否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规定的违反敬业限制义务的行为,审判实践中有较大争议。从本案的实际情况看,被告妻子投资经营的公司确实与被告原单位的经营范围相似,且对被告单位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被告妻子以夫妻共同财产投资且收益归夫妻共同所有的行为,应可以推定为被告参与了该公司的共同投资经营,故被告的该行为是以合法形式来掩饰自己违反竞业禁止义务的非法目的,违反了其与原单位关于竞业限制的约定。

在责任承担的主体上,二审法院基于合同的相对性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对于法定连带责任的严格规定,认为被告妻子投资经营的公司未与被告建立直接劳动关系,且该公司并非保密协议的合同相对方,故该公司不承担连带责任,从而撤销了一审法院的该项判决。对于一审法院判决主文中的“禁止令”,二审法院认为,该内容以及包含在要求被告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判决中,且目前我国法律对于在劳动争议案件中适用“禁止令”并无明文规定,故对一审法院的该项判决予以撤销。此案例入选2013年上海法院案例精选。

 

注:承办律师  叶柳华

上一篇:宁波悦祥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诉上海昶意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
下一篇:乐某某诉上海崇源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委托合同纠纷案

COPYRIGHT ? 2009-2020 YING DAO LAW FIRM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5050109号COPYRIGHT